标签: 近五年来高考满分作文

别炒高考状元 也别炒“满分作文”

高考结束了,在等待分数公布之际,舆论场也没闲着。近日,网上热传“2017第一张高考满分作文出炉:《人生如路,快上车吧》”一文,经媒体向江苏省考试院相关负责人核实:评卷过程中不可能有任何所谓“满分作文”流出。

这篇文章到底好不好,能不能得满分,可能是仁者见仁的事,并无标准答案。但说这是一篇“高考满分作文”,绝对开玩笑。差不多在高考当天,也就看到这篇文章了,而到了高考第二天,也就是6月8日,这篇文章在网上已经铺天盖地。当时,高考还没结束,文章怎么可能扫描上网呢?由此可见,即便没有江苏省考试院的证实,也可以判断出,这是一则不折不扣的假新闻,是编造的高考满分作文。

远远不止是今年,也远远不止是这一篇,事实上,最近几年,几乎每年都有一些假满分作文出现。之所以真假难辨,是因为有关部门每年也会公布几篇真的满分作文。伪作夹在真作之间,再加上有关方面对于伪作很少解释和说明,于是导致虚假满分作文满天飞。这已然成为每年高考的一大笑话。

假满分作文早就有之,而今越来越泛滥。何以如此,恐怕还是一个利字。2006年6月12日的《光明日报》就曾经报道,当时图书市场上的所谓高考满分作文绝大部分是假冒的,是一些图书商以营利为目的伪造的。有一位那几年总是全国第一个编出当年《高考满分作文集》的中学语文教师透露,他编的满分作文没有一篇是来自考场。这不光时间赶不上,也没必要。其介绍,“我卖的就是‘满分作文’四个字!”

如果说当时编造高考满分作文主要是赚发行的话,那么现在,则要加上赚点击了。众所周知,现在一些自媒体,在吸粉以及赚取阅读量上,简直无所不用其极。对于很多自媒体来说,高考是一次难得的吸粉吸金机会。特别是高考作文,一直是社会兴奋点。找不到真的高考满分作文,那就生造假的满分作文,一般人也没有什么辨别力。伪作在朋友圈里传来传去,阅读直线上升,粉丝急剧增加,这都可以变换成真金白银。

这是伪作,如果是真作,是否就可以大肆炒作呢?现在,不炒作高考作文已经成为社会共识。为什么有关方面不允许炒高考状元?一是因为炒作高考状元,基本都是为了商业考虑;二是因为高考只是人生的一次考试,过分炒作状元,不利于为高考降温降压。

高考作文何尝不是如此?无论炒作真作还是伪作,都是为了利益考虑。而且“文无第一”,难有绝对好坏,就像当年江苏高考作文《赤兔之死》,在有些人眼里,也未必能得满分。加之高考作文虽然重要,也仅仅只是一次考试、一篇作文,能写出一篇好作文也未必代表写作水平就真的达到“满分”了。更重要的是,细看很多所谓满分作文,有着满满套路。至于说给学生提供几篇范文,想想有那么多的名家名作,还不够学生学习啊?又何必炮制高考满分作文?

满分作文是另一层意义上的高考状元,别炒作高考状元也别炒作满分作文。对于伪作,自然应该保持高度警惕;对于真作,也不必顶礼膜拜,不必跟风炒作。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,没有炒作也就没有伪作。我们知道,这些年来,有关部门总要公布几篇满分作文,似乎想以此证明教育水平的提升。其实真没有必要,一些没有达到满分的作文,也不乏亮点;而一些拿到高分的作文,其实充满套路,有的甚至是借鉴、抄袭之作。

上海高考惊现70分满分作文

6月17日下午,上海高考作文阅卷结束,记者获悉,今年本市再次出现高考满分作文,该文章的思想深度和朴实的文字赢得所有阅卷老师的赞赏,获得了70分的满分,这在上海近年来的高考中很少见到。

2005年,本市曾高考出现了一位满分作文,但专家认为那篇文章的观点有点偏激,作文得分为68分,因考生书写比较好,加了2分书写分,最后作文得分为70分。而今年,高考阅卷时,真正出现了一篇满分高考作文,这篇文章描写作者对农民工子女的观察、关爱,字里行间流露出作者的社会责任意识感,获得所有阅卷老师的一致好评,并再次赢得高考作文70分的满分。

“高考作文优秀作文就是要求文章有一定的思想深度,作者能将自己的真情实感用朴实的文字表达出来,不需要任何包装。今年出现的高考满分作文的立意非常好,角度新颖,文字间还透露出作文有很强的社会责任感。”一位参加本次阅卷的教师告诉记者,这篇作文之所以得到满分,最重要的原因还是考生写出了真情实感,引发了阅卷者内心的共鸣。具体来说,首先,作文将民工子女的生存状态很真实地描绘出来,从农村到城市经历的不自然、不适应,再到他们心态的逐渐成熟,让人感受到一个真实存在的群体;其次,作文的文字很流畅,可以看出考生具有一定的阅读积累,但是并无炫耀,恰如其分地表现了自己的情感和视野,文字和主题很匹配;第三,总体上看作文表达了作者对同龄人的同情、关注和企盼,言为心声,也正是作文题目要求的体现;第四,这篇文章的描写非常细腻,“小小的手指怎么也数不清写字楼的层数”;最后,文章关键还写出农民工子女的变化,文章的结尾写得非常好:“他们,终将会成为我们”,考生没有一味抱怨,写出了变化和希望。

“和往年不同的是,今年考生写作的面非常广泛,这说明很多学生的观察力提高了。”这位教师告诉记者,今年有不少考生将视线投向了民工、乞丐、三校生等,从作文看并不是他们临时应景之作,而是他们平时就对生活有所思考的体现。有一篇写身边的――三校生的作文也得了高分,考生不仅写出作为中学生自己曾经对他们做过调查,通过真实的案例来证明帮助这个群体的必要性,还呼吁社会应给予他们更多关注,“这也让我们这些阅卷者体会到,90后并不像我们想象中的那么冷漠,他们对他人和社会的认识也许还不够成熟,但是饱含可贵的悲悯和真诚,这是很可喜的。作文也能把这种感情揉入,就一定能获得高分。”

上海市教育考试院分析今年的作文题目《他们》时指出,题目引导考生走出个体和小我,学会关注他人,学会多元视野关注社会。“他们”一题,其开放性落实在题材、体裁、思想等多个层面上。就题材而言,如果考生是记叙生活中的人物,就可以选取任何一个群体,展开叙述描写。这位考生小小年纪,将视角转向同龄人――民工子女,作文在客观描述、合理想象之中又饱含真情实感,不愧为上乘之作。